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行业要闻
行业要闻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能源成合作新方向

2012/3/26

信息内容

时间:2012-3-26 11:06:44     编辑:煤炭网    

  32829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将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自2009年金砖国家会晤机制形成以来,金砖五国在国际经济、金融、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等问题上进行了良好对话与合作,但目前的合作程度与当今世界经济发展需求和全球治理需求之间仍有较大差距,五国合作仍处于较为单一的会晤机制,新的合作空间和潜力有待挖掘和推进。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基地主持人徐小杰研究员,通过《第一财经日报》首次提出将“能源金砖”打造为金砖国家未来合作新方向的倡议。他认为,金砖国家在能源领域的机制性合作有利于建立全球能源合作新机制,推动全球治理体系重构和全球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金砖合作需确定新的领域

  第一财经日报:根据你多年来对国际能源合作的跟踪研究,如何认识目前金砖国家在世界中的地位?如何评估现有金砖国家的合作机制?

  徐小杰:首先,从人口和国土面积上看,金砖国家在世界上占到42%30%。目前,金砖国家的经济规模和贸易额在世界经济中的比例分别为19%16%。金砖国家对于世界经济的增量贡献巨大。2010年金砖国家在世界经济增量中的比例超过50%,预计到2014年这一比例可达61%。如果考虑到未来其他新兴经济体(例如墨西哥和土耳其等)的加入,金砖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将更大。

  目前,所谓金砖国家的合作机制,实际上只是五个主要新兴经济体间的会晤机制,也是共同研究和协商全球议程的独立平台。

  应该看到,这一会晤机制和对话平台形成的时间较短,没有固定的秘书处和工作人员,每次会晤由轮值主席国轮流代为组织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之外,还有多个灵活的多边对话协调机制,包括中俄印外长和首脑会议,印度—巴西—南非三边对话论坛(IBSA),巴西、南非、印度和中国为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还组成的“基础四国”(BASIC)等。

  我认为,金砖国家的地位和发展前景还远超以上的统计数据和会晤活动所反映出来的。理由之一是,金砖国家分布在欧亚大陆、南美大陆和非洲大陆,是这些地区最为关键的新兴经济体;理由之二是,金砖国家是20国集团(G20)非西方阵营中的重要国家,这些国家对于重建当今世界经济秩序具有越来越大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但是,目前的金砖国家仅是若干新兴经济体间的政治协商与对话的平台,而不是地区合作组织,也未形成成熟的地区合作机制。因此,金砖国家的未来合作和发展需要确定新的合作领域和方向。

  “能源金砖”推动建立全球能源合作新机制

  日报:为什么“能源金砖”应该成为金砖国家未来合作的新方向?

  徐小杰:作为能源专家,我对金砖国家如何深度合作思考多年。近年来,我与多位国际能源专家探讨了金砖国家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潜力和全球意义。结论是:金砖国家在能源领域的紧密合作有利于建立全球能源合作新机制,推动全球治理体系重构和全球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理由在于:这些国家在能源供应和需求方面均举足轻重。根据国际能源署2011年发布的数据,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五国2009年的一次能源产量占全球的34%,能源消费量占全球的33%。就单个国家而言,每个金砖国家对世界能源格局均有着重要影响。

  简要地说,俄罗斯是世界能源资源大国、生产大国和出口大国。在石油领域,俄罗斯是最大的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在地区油气合作领域,俄、欧油气合作已经形成相互依赖型的稳定的合作体系和合作机制。在全球领域,俄罗斯对于油气价格和贸易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力。俄罗斯在北极海域的油气开发已向人类展示了未来资源开发和竞争合作的新空间,具有更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作为能源大国的俄罗斯也在不断调整自身的能源经济结构,力图建立以科技为主导的一体化和综合化的发展方向,这对未来世界能源工业和能源政治经济发展具有重要影响。

  中国是世界的能源资源大国和生产大国之一,更是能源消费大国,目前消费水平仅次于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中国的煤炭利用和环境问题最为突出。中国石油消费已经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其石油需求增长对于世界石油总需求增长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中国的天然气供需前景是改变欧亚大陆和世界天然气贸易格局与地缘政治的重大因素。中国能否和如何解决自身的能源问题,既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地区性和世界性的问题。

  印度是继中国之后的世界主要能源消费国,对外能源依赖程度更大。近10年来印度与周边能源供应地的合作关系发展迅速。中国和印度的全球能源竞争与合作是影响未来全球能源合作的重要因素。中印在气候变化方面具有相近的利益,相互协调立场正是全球的期待。

  巴西是南美地区的能源消费大国。为了解决本国的能源软肋,进行了大量和持续的探索。如今,巴西在深海油气开发领域取得系列重大发现,深海资源开发取得重大突破,其国家石油公司也在深海领域成为国际领先的石油公司之一。同时,巴西在生物能源的开发利用方面历史较早,技术开发和应用较成规模,是发展中国家的榜样。

  南非是非洲大陆能源消费大国,也是非洲地区新能源领域发展领先的国家。南非在清洁煤炭技术开发方面具有世界领先的地位。

  可见,目前金砖国家在本国、本地区和全球的能源领域均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又各具特点。如果结合起来看,不仅五国在能源领域有较强的互补性,具有广阔的合作空间,而且金砖国家的能源合作还是当今世界能源经济、能源地缘政治和外交的重大焦点。可以说,金砖国家是挑战当今世界能源供需格局、改变未来能源发展趋势的关键因素。如果金砖国家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形成有效的合作机制,对于全球能源治理、全球气候变化治理、全球可持续发展等全球议程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遗憾的是,这一多边能源合作至今未列入金砖国家的会晤议程,更谈不上合作机制了。因此,我建议将“能源金砖”,即金砖国家开放型的多边能源合作机制,作为未来金砖国家峰会的重点议题,更应该成为金砖国家构建彼此间和全球性能源合作的新方向。

  如何推动“能源金砖”

  日报:那么,你认为应该如何构建未来“能源金砖”的合作框架?中国在其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徐小杰:金砖国家的未来发展,需要在能源领域确立起支柱性的合作领域和合作方向,建立互动式和开放型的合作平台。

  首先从互动角度分析,金砖国家应重点加强能源需求管理和能源新技术开发和应用。这里能源需求管理的优先方向是能源效率和能源综合利用方案、政策引导和地区合作。中国作为世界能源消费大国,应该主动联合印度,发出加强能源需求管理的倡议,进一步推进全球能源治理中对于能源需求的规范管理以及气候变化的谈判规则;能源新技术开发和应用可以从清洁煤炭技术的推广应用、深海技术的推广应用和新能源技术的开发利用做起。其中,清洁煤炭、煤液化、新能源技术,还有中国未来页岩气开发的需求,应成为新技术推广利用的重点。我认为,目前的金砖国家在这些领域都有着合作的愿望和行动。由中国首先提出这些方面的倡议在外交上可能还具有意外的合作收益。

  其次从开放型的合作角度看,金砖国家是20国集团中新兴经济体的重要力量。金砖国家的合作必然挑战西方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必然对构建新的全球能源体系形成影响。因此,金砖国家需要在全球层面探讨全球能源供需状况,发布金砖国家关于全球能源供需体系重构的建议,探讨共同的能源政策和行动纲领,协调全球能源谈判的立场,以比较接近的声音积极参与全球能源论坛和有关全球能源对话,呼吁和重视不同地区能源合作机制之间的协作。为此,建议建立金砖国家能源工作组作为常设机构,建立金砖国家能源研究基地联盟作为独立的智库。

  中国作为经济总量最大、增量提高最快、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一直积极参加历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和其他重要的双边和多边的会晤活动,并发挥着突出的重要作用。但是,中国对于金砖国家能源合作尚未给予足够的关注。这一状况与目前中国关于建立全球能源和资源市场稳定机制的倡议,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的再构建不相协调,难以具体推进金砖国家关于全球治理的行动。

  为了充分体现中国在金砖国家会晤机制中的作用和未来的影响力,展示中国在解决中国和世界能源问题上的主动性,中国应该利用金砖国家的重要场合,利用自身有利的国际地位,将“能源金砖”打造为金砖国家未来合作的新方向,逐步形成金砖国家关于全球能源合作的新机制和全球能源治理的新体系。为此,我在中国社科院主持的世界能源研究基地将深入研究和规划,适时与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开展交流对话和合作交流,提出独立的研究意见和方案。

 

[←]从六大工作重点看煤炭业发展 [→]我稀土遭美缠讼酝酿绝地反击

版权所有:香港国际矿业协会(HKIMA)
联系电话:香港+852 9219 4392 北京+86 10 5820 6593
企业邮箱   咨询邮箱:info@hkim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