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行业要闻
行业要闻

 


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2019/4/15 14:05:43

信息内容

本文作者为考拉矿业观察专栏作家、路孚特GFMS贵金属高级分析师李岡峰(Samson Li,中国香港)。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2011年笔者还是资金管理者投资全球资源类股票时,便认识了Adam Smith。那一年他来香港代表Oroco Resources(加拿大上市OCO)做路演,那时市场对墨西哥Guerrero Belt的概念很火,而公司在该区有一个黄金项目。也是那时候Adam Smith跟我说Goldcorp如何错把Oroco的项目当成他们自己的项目打了鑽,结果为了弄清土地拥有权更弄上法庭,最后Goldcorp败诉了。那时候我对Goldcorp犯下如此低级错误觉得不可思议,没想过那其实早就披露了Goldcorp的管治问题。
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七年后,我跟Adam Smith再次在香港见面,他也有留意我之前写关于Newmont-Barrick合併的文章。这次我们见了两次面,都是在谈Oroco公司的发展(因为背景比较複杂)和铜的市场。基本上他是第三个做矿业公司的跟我说看好在巴西的Ero Copper(笔者5.2加元买入,现尚持少量股票,也是我十大有潜力被收购的矿业公司的名单之一),也看好Regulus Resources,认为Antakori是市场上剩下少数其他矿业公司有机会买下的斑岩铜资源(执笔时笔者持股最多的股票)。他觉得Timok没有想像中好,因为经济效益集中在项目的前期,需要看运气Timok投产时铜价是多少(但事实上哪一个项目又不是这样呢?)、觉得Cascabel是个好项目但评价没坊间预估的高。他认为澳洲上市的Fortescue Metals (FMG)虽然目前主打铁矿石,但高层下了指令,要求集团在未来十年内成为全球五大的铜生产商。FMG目前主要靠勘探去寻找铜资源,他们在澳洲的Patterson (Rio Tinto的Winu项目)和Cascabel项目附近都霸了不少地作鑽探,可是要达十年内成为全球五大铜生产商还是不易,所以FMG迟早也会在市场上收购一些发展相对后期的铜资产。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图:Adam Smith為Oroco的VP of Corporate Development

听完Oroco的故事后,笔者觉得很有趣,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但下面所有资料均是Adam Smith单方面提供,笔者未有时间向第三方作独立的印证,所以陈述会很明显的偏袒于Oroco,大家阅读时要记著这点。这不是一个投资建议,跟以往一样,笔者没有因为收受任何金钱上的利益而写这篇文章,只是吃了他一餐饭又有这麽多年的交情,不将他公司的故事写出来也不好意思面对他这老朋友了。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图:在香港上环吃了个很好吃的tiramisu,但笔者条命不好,喜欢吃的餐厅都经营得不能长久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图:Santo Tomas铜項目的简单背景

Oroco现时主打的项目是在墨西哥的Santo Tomas铜蕴藏。由于背景比较複杂,大家可能要花多点耐性。Santo Tomas位于墨西哥的Sinaloa州,附近有多个矿址。从1968年开始,便有多家公司在Santo Tomas作勘探。根据这些历史上的鑽探所得出的数据,粗略地估计Santo Tomas的总资源蕴藏量达9.5亿吨矿石@0.37%铜当量,即相当于352万吨(或77亿磅)铜当量。那不算是一个小数字。

背后複杂的官司 –局中局

2002年时,Santo Tomas为墨西哥公司Compania Minera Ruero (CMR) 持有,而持有CMR的是巴哈马注册的Ruero International,两家公司的背后老闆均是Rodriquez。因为税务原因Rodriquez透过在巴哈马注册的Ruero International来控制CMR,下图有助大家了解股权架构和变动: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那时候一家在巴哈马注册叫Fierce Investments的公司,愿意付800万美元给Rodriquez来买Santo Tomas 100%的权益。但由于根据墨西哥法例,外国公司不能直接拥有当地的矿权,于是Rodriquez便将Ruero的股权转让给Fierce,而不是直接将Santo Tomas的权益转让给对方,权益变成下图: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问题是,Rodriquez并没有收齐800万美元就马上将Ruero的股权转给对方。虽然合约上写明,如果Fierce一旦违约不能付全款,Fierce需要将Ruero的股权退回,但当那800万美元尚未全部到手时,Fierce反手将Ruero的股权卖给第三家公司,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注册的Aztec Copper,代价是Aztec Copper的4,000万股票和1千万美元。「古怪」的是,Fierce Investments和Aztec Copper两家公司背后的老闆,均是同一人- David Hermiston。Santo Tomas的权益变成下图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2005年时,Fierce和Aztec Copper均无力再偿还欠Rodriquez的款项,欠款高达776万美元。2006年,Rodriquez因对方无力债还而向Fierce和Aztec Copper追回Ruero的股权,但遭对方拒绝。

2008年和2009年,David Hermiston以Aztec Copper无力偿还Fierce当初1千万美元的条款为由追回Ruero的股权。这样持有Aztec Copper 200万股票的投资者损失惨重,被David Hermiston左手转右手的技俩坑了。Santo Tomas的权益变成下图: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另一方面,Rodriquez拿不回Santo Tomas 100%的权益非常无助。刚巧他跟Oroco的人曾经作个矿项目交易,觉得他们是具诚信的人,于是Rodriquez向Oroco的人求助。当然,世上没有免费午餐,Rodriquez跟Oroco的人说:「你们帮我拿项目回来,我以优惠价将项目让给你们大家共同合作!」从此Oroco展开了为了夺回Santo Tomas长达10年(2009-2019)的斗争。

因为涉及巴哈马、墨西哥和美国亚利桑那州注册的三家公司,因此官司涉及三地的法院。2011年,在Oroco的帮助下,Rodriquez在巴哈马的法院提出起诉,虽然最后巴哈马的法院判Rodriquez胜诉,但在2014年于墨西哥法院诉讼时,David Hermiston想到了奇招,就是虽然上述Aztec Copper在现实裡没有付钱给Fierce,但由于两家公司其实背后老闆是同一人,因此David Hermiston又突然吹嘘说Aztec Copper当年其实已经付了1千万元给Fierce,并伪造了收据,还控告Fierce扣著Ruero的股权不放。由于两家公司均是David Hermiston在背后操控,因此在法庭上Fierce不作辩护且认罪。墨西哥法院认为,既然Aztec Copper已经付了钱,那Ruero的股权自然应属于Aztec Copper,哪怕Fierce没有对Rodriquez进行债还义务,于是在提供假证据的环境下,墨西哥判Aztec Copper胜诉。而整个判决,那时候Rodriquez并不知情,所以墨西哥法院只看到David Hermiston想让他们看到的证据,更不知道在巴哈马法庭已判Rodriquez胜诉等的全部事实。

但由于David Hermiston在巴哈马法庭输了,因此他打算割断Santo Tomas和Ruero的联繫,希望将Santo Tomas的权益,直接从Ruero转到去Aztec Copper这家公司手上,而于2016年,墨西哥法庭提出有条件地准许Aztec Copper获得Santo Tomas的直接权益,不过Adam Smith認為问题在于,上文提过,墨西哥规定,土地拥有权只能透过墨西哥注册的公司拥有。Fierce是巴哈马注册的公司、Aztec Copper虽然是一家墨西哥的公司,却没有跟当地的矿业机构注册,所以也不能直接持有土地项目。他们可以转让持有Santo Tomas权益的Ruero股票,却无权买卖土地拥有权。

Oroco的利益

之前说过,Rodriquez向Oroco求助,一起合力讨回Santo Tomas。Oroco数名高管以私人名义成立一家叫Altamura Copper的公司,Altamura持有另一家Xochipala Gold S.A.de C.V. 公司56%的股权。Rodriquez跟Oroco的合作协议,就是一旦拿回公司,Oroco便需要付股票和现金,将Santo Tomas项目的部分权益转过来。

现在Rodriquez和Oroco的管理层,便是要从法律途径,将Santo Tomas 100%的权益,再转到Xochipala下面。换言之,假设过户成功,Altamura便透过Xochipala持有Santo Tomas 56%的权益,而Oroco则有收购Altamura的权利。另外当Oroco / Altamura / Xochipala在Santo Tomas上花2,300万美元开支后,项目权益可以从56%增加至81%比重。看下图: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问题就是之前墨西哥法院判David Hermiston胜诉,所以将Santo Tomas权益过到Xochipala下面迟迟未获批准。现在Oroco他们就是要透过法律去证明当年David Hermiston是给假证供,推翻当年法院判决。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几年前,David Hermiston过身了。Oroco乘胜追击,开始分化对方内部。根据Adam Smith所说,他们调查后认为当年在墨西哥法庭作假证的勾当,主要是David Hermiston和另外几个人为首(主要是Aztec Copper高管),而David Hermiston家族既得利益者确实不知情。于是Oroco跟对方说:「我们手上已有证据证明当年David Hermiston在墨西哥法院给假证供,你们败诉只是时间问题,再加上你们还需要考虑为Santo Tomas付税的问题,与其再浪费金钱跟我们打官司,何不大家结盟一起干?」于是对方有些人,反倒转跟Oroco合作。首先,Oroco跟Fierce合作,从他们处购得Santo Tomas核心周围的地段的78%权益(下图粉红色)。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半年内会一切搞定

关于那官司背后还有很多事情,但由于怕读者早失去兴趣,笔者也不打算多写。作为投资者,大家最关心的是投资机会,所以那时候我直接问Adam Smith:「这法律问题你认为什麽时候能解决?」他说:「我们Oroco的问题不是会不会胜诉的问题,而是什麽时候法院才会宣佈Oroco胜诉的问题。」当笔者要他给我更详细的时间表,他说「半年内会一切搞定」。

Santo Tomas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矿?

Santo Tomas的总资源蕴藏量达9.5亿吨矿石@0.37%铜当量,即相当于352万吨(或77亿磅)铜当量。1994年早有公司针对Santo Tomas做了一个初步可行性研究(PFS),内容包括铜回收率达90%,每天生产40,000吨矿石并可提炼出26%-28%的铜精矿,矿寿命能达22年,内部收益率(IRR)达14%。Adam Smith说过,Santo Tomas矿可比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的Rosemont铜矿(总铜资源70亿磅铜),换言之两者均属于高前期投资(超过10亿美元)、经济效率较低(低毛利、低IRR),但资源量比较巨大的一个项目。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图:Santo Tomas的资源分布墨西哥特大铜矿争夺战:官司缠身,会是个坑还是机会?

图:其实有些鑽孔得出的铜品位也不低,项目其中一个发展潜力,就是看能否发展高品位区先行开发,缩短回本期

Oroco股票会是个坑吗还是投机机会?

首先,任何投资,包括将现金存进银行裡,都有风险。

第二,假设一切顺利,Santo Tomas转到Altamura旗下再被Oroco全购的话,那时候管理层持有Oroco的股权超过60%;换言之那时候,管理层比任何人更想Oroco成功。Oroco没有兴趣自己作矿商。他们只想将项目增值,然后转身卖个好价钱。

第三,Adam Smith跟我说,为了应付律师费用,将会短时间内在二手市场上集资,大概70万加元。笔者想指出,70万加元对一家小型勘探型公司,不算什麽钱。如果Oroco管理层是一群老千,他们儘可趁现在股价在多年高位水平的时候,集资500万加元,趁机减持公司股票,但是他们没有。

第四,这个故事在加拿大市场算是有点人知道但又不算很火,大部份人都在等官司明朗化后才进行投资。但可能那时候才买,便迟了。

第五,Adam Smith向我透露,有一家公司也清楚知道Santo Tomas的故事,并打算待官司明朗化后,很有可能愿意出一个比现在Oroco市值(少于3,000万加元)更高的资金,去换取Santo Tomas的少部份权益(只能透露这麽多,大家应该清楚,总会经常有人表达对某某项目有兴趣,连资金数字都可以说出口,但到真正要行动时,却又龟缩了,因此怕说太多,但假如事件没有发生,笔者就无辜地变成造谣推高股价,那岂不冤枉)。但如果真有第三方愿意出资换取项目少量权益,Oroco股价将会急升。

最后,假设Oroco拿到Santo Tomas 56%的权益,以项目77亿铜资源量计,Oroco股价升到0.50加元应没难度,除非出现股灾或铜价大挫。执笔时Oroco股价在0.25-0.30加元徘徊。由于Santo Tomas是一个资源量大但经济效益不高的项目,笔者个人并不建议长期投资并持有Santo Tomas,除非阁下觉得铜价长远能升至每磅5-6美元水平。因此,投机Oroco股票,主要是为了「赌」他们最终能拿到Santo Tomas这项目,但要注意Adam Smith给的六个月时间表并不一定能对现。

来源:陕西地矿科技

[←]震撼!深藏地下15米全球最大黄金金库曝光 [→](报告)盐湖股份(000792.SZ):净利亏损35亿,或遭*ST处理

版权所有:香港国际矿业协会(HKIMA)
联系电话:香港+852 9219 4392 北京+86 10 5820 6593
企业邮箱   咨询邮箱:info@hkima.hk

示例广告